梦幻,一只也抓不到,唉,娃娃机。

好像婚禮的頭紗!雖然是個古怪的聯想,但第一眼就那樣覺得。

+

我所认为的恶魔,就是努力给予他者的祝福、实际全都化为诅咒的那类家伙。这种悲惨困境的缘由众多,或许是盲目和纯真导致的对人世的无知,或许是太过自私无法真正为他者考虑,或许他就是天降灾星,也可能是因为那试图给予的祝福太过庞大和沉重,超出了自身掌控或人性的理解,然后祝福与诅咒互化,展现为极端的破坏、凡人眼中的灾难,这就是我所认为的恶魔——祝福者——必然的、悲惨的失败。

+

发光体2_数周来一直栖息在树枝上的白色垃圾袋

+

校园树林雨后夜。(恰好挡住了直射的地灯光)

+

在路边打电话。

+

dislike

+

自己用过的一些头像和背景

+

苏州博物馆 偶然瞬间

+

发光体

+

尖锐高音,却是沉在地上的。是这地球的吸铁石。向这黑色的头顶发出失真的讯息。巽息。黑色的铁精。试剑石的沉默。无数的字眼。讯息总会失真。把信件撕碎撕碎。却还是完好,完好无损。想起Patti苍老的脸。摸着嘴唇。麦克阿瑟驾着飞机冲向了山。贝斯行进。行进中。向着坟墓,向着土。我的眼前是黑色的幕帘。乐器们互相嘲笑。用不同方式撕咬自己。动作无比流畅。向着黑洞。来自黑洞。一条白色的光线。翻滚的黑翼。烟雾弹。赤军乌有。融化成血。追悼暗语。追暗悼语。你是誰?镜子。通过镜子连接奥菲斯的死神,缪斯,和爱人。在床上撞了两次脑袋。

+

玄武湖之夜

+

小孩们大喊:我们在这里啊!

+

me

+

我爱Carmen maki

+

© Azurite | Powered by LOFTER